疫苗门之后,正是医药领域大有可为之时

诺赢招财猫编辑:发布时间: 2018-07-24 09:39:20 浏览次数:1203

pe股权融资

事件一

疫苗问题发酵,药检改革势在必行 

 

这几天以来,由长生生物引发的无效疫苗事件每天都在发酵,终于在爆出数以十万计的无效的百日破疫苗之后,愤怒的中国家长们将这波舆论炒到了顶峰。

 

药品安全是医药行业的一大难题,但限制医药行业健康发展的问题还有很多。此次疫苗事件暴露出的“药企屡教不改”、“监管缺失”、“问责机制”等行业问题都需要尽快解决。2017年美国药监局的部门预算收入达51亿美元(折332亿人民币),雇员人数超过9千人;相比,2017年中国食药监总局的部门总支出仅为16亿人民币,编制总人数为345名,其中稽查专员10名。在这种相对低劣的人财物的配置水平上,药检改革势在必行。在政策渐释利好与强监管环境下,经过一轮洗牌,好的药企价值可期。

 

事件二

阿里健康2018动作不断,马云“新医疗”旗舰平台已成

 

作为“万亿帝国”阿里巴巴的掌门人,这位商业传奇人物曾在阿里巴巴上市后坦言其超越者必在健康产业。


2018年6月25日-26日,阿里健康连续爆出两笔投资:其一是与漱玉平民大药房已经正式签订增资协议,投资额达4.54亿元,股权占比为9.34%;其二是与华人健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深耕区域医药零售市场。


今年以来,阿里健康动作不断,换帅、收购天猫医疗器械等业务消息接踵而来,加之本轮投资,标志着阿里及阿里健康对医药零售渗透更深,资本及业务层面的合作机会将更多。让业界对阿里健康的讨论热度持续升级。

 

事件三

《我不是药神》引热议,创新药研发势在必行

 

最近上映的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电影里面提到了一种治疗白血病的抗肿瘤药物叫格列宁,市面售价4万人民币,而走私的印度仿制药价格是500元人民币,这就让许多观众抱怨了,觉得这是在哄抬药价,牟取暴利。


但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其实我们市面上普遍使用的药物,95%-97%全部都是仿制药,为什么呢?因为一款创新药从研发到问世,一般需要长达10-20年时间,普遍花费10亿美元左右,凝聚了几百人研发团队的心血,还需要通过不同地域成千上万的患者共计3期的临床实验,确认药物有效、适用于所有人群且无副作用后,最终才能正式上市。所以我们可以看出一款新药的研发,无论是人力物力财力都投入非常巨大,但是医药的专利保护期只有20年,光是研发就用了10多年了,所以药物上市后只剩下7-8年的时间收回成本,因此定价高昂也是无可厚非的。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

此次疫苗事件引发了严重的影响,但我们也应客观看待。一方面,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展开调查,疫苗行业也会得到进一步整治;另一方面,医药安全进一步被重视,国人对好药需求迫在眉睫,真正优秀的药企会留下来,成为投资高价值地,而事实上BAT也已悄然杀入,资本将助推整个医药行业健康发展。


上周五,招财猫基金合伙人洪云峰先生通过线上直播分享了关于医药行业的投资逻辑,并向大家介绍了国内少有的原创新药研发企业,干货满满分享如下:


洪总认为,解决国家医药问题,最重要的一环必然是将创新药的研发牢牢掌握在手。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创新药——一直是医药研发皇冠上的明珠。从中长期而言,可以说创新药非常有可能成为未来几年医药投资的最大“风口”,他分析有以下原因,也是投资这个行业的逻辑:


 1) 中国老龄化时代即将来临


医疗大健康已经成为抗周期、且稳定增长的空间无限大的产业。马云说:“下一个超过我的人,一定在健康医疗行业”,BAT纷纷投以巨资在医疗领域重点布局,在股票市场,A股今年从3500点跌到现在2700多点,唯有医药股一支独秀,多家医药股却创出新高。

 


2) 国内First-in-class药物处于发展初期,未来潜力无穷 

 


我国医药企业原始创新能力薄弱。受制于资金投入和科研开发水平,我国一直以来, 医药研发停留在仿制药的水平,主要依靠生产和销售仿制药,凭借低廉的价格取得竞争优势,利润率较低, 根据IMS统计,2015年全球创新药市场规模近6000亿美元,但我国占据的市场不足100亿美元,占比仅略超1%。同时,国内仿制药占比达到96%,上市的创新药也多为Me-too药物,缺乏首创药物(First-in-class)。根据药物的创新度,将其分为me-too、me-better、first-in-class,创新程度依次递增。由于受限于技术水平,目前我国创新类药物多为me-too(如恒瑞的阿帕替尼)和me-better(如贝达的埃克替尼)类型。Me-too和me-better药物是在已有药物的基础上做些改造,研发难度相对较低,创新度并不高。而First-in-class为全球首创药物,一般为全新的化合物或是针对全新的靶点。目前国内已上市的First-in-class药物寥寥无几,包括石药的丁苯酞、微芯生物的西达本胺、长春金赛的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等。中国药品市场与世界主流药品市场存在严重脱节,导致国民和医保每年必须支付高昂的进口价格去支付国外畅销新药,发展我国自主原创新药尤其是First in Class 新药成为政府和民众的迫切要求。


 3) First-in-class高投入高风险,一旦成功上市将带来丰厚回报。


相比于me-too和me-better药物,First-in-class药物的研发难度是最高的,研发耗时也相对更长(10年以上),研发失败的风险也更高。然而,成功上市后往往有着非常可观的市场回报。一款创新药的问世,总是先苦后甜的。由于医药研发的难度非常大,加上有20年的专利保护期,在格列卫上市后,为瑞士诺华制药带来了长达15年销售额爆发性增长的可观收益,从上市到10年后到达顶峰,年销售额翻了近13倍,截至目前已经销售了530亿美元,第三年就全部收回成本了。剩下的10多年纯赚钱为瑞士诺华制药带来了无数的利润。直到2015年专利保护到期,才开始下滑,这个是后话了。



4) 国家政策全方位、大力度鼓励创新药物发展


给大家看一下2015年以来,国务院、卫计委、食药监总局、发改委等多个国家级部门密集发布医药研发一些相关政策:



可以看出国家在产业配套、提前批准上市、包括临床数据保护期(6年)、专利保护期延长(5年)、税收等等方面的大力支持,还有我国医保目录调整窗口开启,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国产创新药成为地方医保的支付品种,患者支付水平的提升进一步推动了销售的放量增长,也在很大程度上鼓励了新药的研发。 这一系列政策的推出,让中国迎来医药研发创新的黄金时期。


同时国内创新药的标准将会提高,过去创新层次较低的Me-Too甚至Me-Worse药将受到冲击,而真正有能力做到全球性创新级别的企业将集中享受政策红利。


 5) 各路资本加大投资,助力创新药的研发和上市


 a. 国内医药企业纷纷加大研发投入。2016年恒瑞医药和复星医药的研发费用已经超过10亿元,恒瑞医药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已超过10%。另外研发投入较高的海正药业、科伦药业、丽珠集团、步长制药的研发投入已经超过4亿元,前三者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已经逐步提高到5%以上。


b. 在研发投入上,“国家队”资本持续积极参与医疗健康领域投资,已经成为了医疗健康领域投资者中不可忽视的力量,对医健领域投资生态有重要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家队”资本代表了国家意志。据不完全统计,近年共有15家“国家队”投资机构/基金参与医疗领域投资,涉及近70个项目。投资标的主要分布于生物医疗、医疗器械、基金、医疗AI。其中国投系的‘国投创业’就在投了我们的标的公司“泽生科技“,在上一轮的5.04亿的投资中,国投创业投了2.5亿。



c. 除了“国家队”资本投资的布局,知名风投机构也积极参与布局:

 

 


6)港交所新规,利好生物科技公司上市融资

 

a.   4月30日港交所修改了上市新规。过去港交所是不接受无营业收入的公司上的,4月30日修订的上市规则为尚未实现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打开了大门,容许未能通过主板财务资格测试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 但需满足三大主要门槛:

1、产品至少已通过第一阶段临床试验;

2、上市前获得过来自资深投资者的相当数额的投资;

3、预期市值不低于15亿港元(约2亿美元)


港交所上市新规出台后,第一家申请IPO的生物科技公司歌礼制药7月10日更新了聆讯后的招股书,不日即将登陆港交所。歌礼制药是专注于一体化抗病毒平台,包括抗HCV、HIV、HBV的同类创新药的开发,但是尚未有任何商业化产品,所以也没有销售收入,2017年净亏损8693万元。


b.“新三板+H股”政策正式落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全国股转公司”)与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港交所”)21日在京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根据这份备忘录,双方欢迎对方市场符合条件的挂牌/上市公司在本市场申请挂牌/上市。同时,全国股转公司对挂牌公司申请到香港联交所发行股票和上市,将不设前置性审查程序及特别条件。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署,迈出了企业内地与香港市场两地挂牌的第一步。据悉,下一步双方还将就具体操作层面的问题进行论证和明确。


结合两个政策来看,H股全流通试点也为新三板+H股后续发展留有一定的想象空间。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是,除了首家试点企业联想控股外,H股全流通目前也有两家试点企业正在准备方案。而首批新三板+H股的企业或将从成大生物、君实生物、仁会生物、神州优车等11家企业中产生,而泽生科技也已启动了赴港的相关准备工作。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在政策、资本、人才等多方因素共同促进下,很多有实力(技术、经验、资金)的公司将脱颖而出,企业的研发战略、市场战略必将迎来大的转型,创新药行业也将受益于政策利好从而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2018年有望见证创新药领域成为资本市场新的“风口”。而从长期来看,全新创新(first-in-class)类创新药物的研发是我国从医药大国转变为医药强国的重要途径。


来源:诺赢招财猫 返回首页 返回列表
百万理财